■成龍接受採訪。(新華)
  據新華社電 房祖名涉毒事件發生的4個月里,成龍始終沒有對此事進行正面、深入的回應。面對記者,成龍不但披露了房祖名在看守所內的情況,回應公眾關註,還首度剖析了自己對房祖名的教育,以及事發後從“震驚”“羞愧”,到得知房祖名逐漸成熟後“安心”的心路歷程。
  談“救人”“國有國法,家有家規,必須遵守”
  今年8月,房祖名因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刑事拘留。房祖名被刑事拘留後,他在看守所內的狀況也成為公眾和媒體關註的焦點。“房祖名在看守所里享受特殊待遇”“成龍動用一切關係想把房祖名‘救’出來”,各種傳言不斷。
  “從事發到現在,我和他媽媽沒有和他見過一面,沒有通過話。”成龍說,一切消息都是通過律師傳遞。
  剛剛被拘留,房祖名就通過律師帶話給成龍夫婦:“千萬不要讓我爸爸媽媽來看我,我的事我承擔,不要影響到我爸爸,只要知道我媽媽沒事就行了,我知道我爸爸撐得過去。我長大了。”成龍說,他理解兒子不想讓父母看到自己在看守所里的樣子。
  記者從知情人處瞭解到,在看守所里,房祖名閱讀從通俗小說到金融類圖書等大量書籍,並要求律師幫助購買圖書。
  這得到了成龍的證實:“他要很多不同的書,每次都要求買書帶進去,這麼多年都沒有讀過那麼多書,他對律師說的話也成熟了許多。”
  記者瞭解到,房祖名在看守所里還在寫歌,一個電影劇本也已經初步成型。通過代理律師,成龍也瞭解到這些情況。讓成龍印象深刻的是,房祖名在一些生活細節上的轉變。
  “自己洗內褲,自己疊被子,什麼事情都自己做,太好了。他在裡面受到的教育比哪裡都嚴格,一定讓他終生難忘。”成龍說。
  而對於“救”兒子的傳言,成龍說:“國有國法,家有家規,必須遵守。我從來沒有為這件事動用過一個關係。”
  曾有朋友和律師建議成龍依法對房祖名申請取保候審,但被他拒絕。“因為他是成龍的兒子,因為他觸犯了國家的法律。如果房祖名坐一個禮拜就出來,大家會怎麼看成龍和房祖名?我們是名人,更要按照法律做事。”成龍說。
  談涉毒“我很震驚,震驚之後很羞愧”
  由於種種原因,事發幾個月間,成龍始終沒有正面面對媒體回應對兒子涉毒的看法,在這次訪談中,成龍終於敞開心扉,講述了幾個月以來的心情。
  “這件事發生後,我很震驚,震驚之後很羞愧。”成龍聲音低沉,語速放慢,他說的確曾經表達過要“打死房祖名”的憤怒,甚至曾要求代理律師“替我打他兩巴掌”。
  “剛剛發生的時候,很不好過,雖然我每天要拍戲,當時就忘掉了,但可能一回到家就會想起他。”雖然極力避開,但成龍的話語中仍然流露出對兒子的牽掛。
  “更讓我感覺愧對的,是祖名的媽媽,一直以來都是他媽媽在管他,因為工作的關係我跟他聚少離多。這件事發生後,他媽媽四個半月沒有出過門口、不見人,因為他而懲罰自己。”成龍說。
  但成龍表示,自己對房祖名“一點都不心疼”。
  “他是成龍的兒子,現在的懲罰是他犯了錯誤應該付出的代價,把他以前的壞習慣全部改過來。”成龍認為,“服刑期滿後會有一個新的房祖名。”
  談教育 很慚愧,覺得應該辭去禁毒大使
  成龍在談到對房祖名教育的問題時,坦承自己是“負責任的父親,但不是一個好父親”。
  “我對他很凶,我就是那個黑臉,不能跟他嬉皮笑臉,永遠是繃著臉,連媒體都求情說房祖名長大了,不要再罵他了。”成龍也在反思自己的教育方式,他認為,一方面源於在少年學武時的“魔鬼式”訓練,“房祖名沒經歷過這些,所以他太幸福了。”
  另一方面,就像在很多影片里表現的,成龍的內心更像是一個大小孩。“我常常說我不會做父親,我喜歡玩,喜歡和幾百人一起拍戲。到今天我的身份讓我穩重了、思考了,要不然我還是個大小孩。”
  “成龍的兒子”也是房祖名成長過程中一個沉重的包袱。“很小的時候我就跟他講過,你的成長會很痛苦,人家會一直把你跟爸爸比。你是成龍的兒子,你的言行舉止都要小心。”成龍說,“這對他來說,蠻不公平的,我也很抱歉。”
  雖然在採訪中一直堅持對房祖名“不心疼”,但談到兒子的未來,成龍無意間還是流露出舐犢情深。
  “出來後我還是希望他走自己的路,我不會給他更大的壓力,我相信他已經受到教訓,一定會比以前更強、更好。年輕人誰不犯錯,希望媒體和大眾、影迷多給他一次機會重新來過,這會對他鼓勵很大。”成龍誠懇地說。
  在房祖名因涉毒被抓後,成龍的“中國禁毒形象大使”身份也飽受非議。
  “我很慚愧、很內疚,覺得自己應該辭去禁毒大使。但如果我這樣做了,就意味著我向毒販低頭。現在我和我的家庭也是毒品的受害者,所以我要繼續做下去,我希望做一個終身的禁毒大使,希望祖名出來那天,他也可以成為禁毒大使,把他的經歷講給年輕人聽,讓所有人遠離毒品!”   (原標題:“我從來沒動用關係去救他”)
創作者介紹

thafnkyzast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